桃園清潔公司

關於部落格
桃園清潔公司
  • 1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4年全球經濟增長放緩 影響經濟複蘇因素或仍將存在

  原標題:2014年全球經濟增長放慢腳步 影響經濟複蘇因素或仍將存在   國際在線報道(記者 張薇 侯晨):回顧2014年全球經濟情況,歐元區經濟進入複蘇低谷期、俄羅斯經濟動蕩盧布大跌、而日本經濟增速連續兩個季度出現負值,一度勁頭強勢的新興經濟體也出現了增速放緩的現象,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三次下調全球經濟增長預期。這一切,都不得不讓人聯想到一個詞——“慢吞吞”。那麼,全球經濟增長如何乏力?有何良藥?   “老牛拉貨車——慢慢吞吞”,年末回顧,2014年全球經濟用這個歇後語來形容再恰當不過,誠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連番下調世界經濟增長預期。10月7號發佈的《世界經濟展望》報告,全球經濟增長預測下調到3.3%。IMF總裁拉加德認為,這顯示全球經濟複蘇還很緩慢。“IMF認為,總的來說,全球經濟正在好轉,但複蘇仍然過於脆弱且緩慢。除非各國齊心協力採取正確的政策措施,否則全球經濟將長期在較低水平緩慢增長。”   而日本顯然為全球增長緩慢的經濟做了最差的註腳。實施近兩年、射出“三隻箭”的“安倍經濟學”不僅沒有提振積重難返的日本經濟,反而導致了該國經濟增速出現大幅下滑,“安倍經濟學”在2014年被認為徹底失敗。社會民主黨黨首 吉田忠致說,“安倍經濟學是為富裕階層服務的經濟政策。所以內需不會增加。解散眾議院舉行大選只是為了掩蓋安倍經濟學的失敗。”   迫於壓力,安倍在11月動用了日本首相在任期間只允許使用一次的“尚方寶劍”——解散眾議院併進行選舉。這一舉動被日本社會指為是“自私的解散”,因為安倍通過此舉度過政治危機後,日本經濟根本上得不到任何改善,但安倍晉三固執地表示,重組眾議院是想通過民眾投票來判斷“安倍經濟學”正確與否。“我們正在推進的經濟增長戰略是錯還是對,或者另有其他的選擇。想通過選舉來弄清楚。”   安倍這次以曾為其贏取支持但如今已成“眾矢之的”的“安倍經濟學”問信於民,押上的卻是日本經濟的未來,也真是“任性”之舉。   經濟雖然每況愈下,但日本國民卻對安倍政府仍然買賬,這恐怕讓大洋彼岸的美國政府不知道有多羡慕了。2014年,美國經濟在全球經濟放緩的大背景下一枝獨秀、實現了穩定溫和複蘇。數據顯示,第二季度以及第三季度美國GDP增速年率分別達到4.6%和3.9%,完全逆轉第一季度負2.9%的滑鐵盧。由於美國經濟企穩複蘇,美聯儲按計劃在10月底結束了第三輪量化寬鬆政策。難怪美國總統在12月19日舉行的年終發佈會上這樣自信的表示,“隨便你想挑哪個數據,美國的複蘇都是實實在在的,我們真的比以前好!”   然而,還算亮眼的數據卻沒得到美國民眾的點贊。從11月舉行的美國中期選舉來看,奧巴馬所在的民主黨痛失參議院控制權,分析認為,這表明美國民眾開始懷疑奧巴馬的政策能否使經濟恢復到危機之前的水平,這也給美國經濟進一步複蘇蒙上了一層陰影。華盛頓智庫威爾遜中心經濟專家肯特·休斯認為,雖然眼下看美國經濟發展勢頭良好,但有可能後勁不足。“個人和企業的資產負債表都有所改善,美聯儲的購債計劃取得了一些成功,寬鬆貨幣政策使得企業利潤一直很高,這些都是積極信號,但我不認為美國經濟現在已經足夠強勁。”   在美國熱烈討論經濟複蘇的力度是否夠強的時候,歐元區經濟卻仍在衰退的泥淖中掙扎。雖然擺脫了“最危險的時刻”,但是2014年歐洲經濟卻被外界認為處於“半死不活”的狀態中,面臨著經濟複蘇疲弱、通貨緊縮和高失業率低消費率的問題。歐盟委員會11月4日發佈的《2014秋季經濟展望》報告中,大幅下調了歐盟及歐元區增長預測,將2014年歐元區經濟下調到0.8%。   為了振興歐洲經濟,新一屆歐委會主席容克剛一上任就心急火燎地提出了3150億歐元的投資計劃。不過問題是,這樣一大筆錢從哪兒來?這位歐洲老牌政客如此直白地向歐盟成員國張口,小伙伴們聽得也是醉了。   容克:“關於成員國如何推動基金的話已經說了太多。我需要的不僅僅是口號口號,我需要的是錢!投資歐洲不止是幾個數字、計劃、錢那麼簡單,它更與人相關。我們需要向歐洲,甚至是全世界的人民傳遞一個信息,歐洲將要重整旗鼓。”   但是,分析人士卻對3000萬歐元計劃反應冷淡。來自歐元區歐洲央行最大的資助者——德國的研究員施耐德表示:“關鍵是看這幾千萬歐元能不能儘快地擺到桌上。總之會有這樣一個問題:通過這樣的經濟振興項目在各個國家發起的短期改革,對於解除歐元區結構性危機能起多大作用?”   近些年,在世界經濟格局中,歐美經濟整體乏力,新興經濟體表現可圈可點。然而這一切在2014年發生了變化,新興市場中很多國家的經濟也面臨挑戰。首當其衝的便是因烏克蘭危機被推到風口浪尖、試圖與歐美分庭抗禮的俄羅斯。盧布暴跌、西方製裁和油價下跌等多重壓力下,2014年,俄羅斯經濟連續遭遇重創。但在12月18日舉行的記者會上,總統普京還是一副硬漢形象。   普京:“在最壞的情況下,經濟複蘇將需要兩年,我再重覆一下,在此之後,增長是必然的。我的樂觀是建立在什麼基礎之上呢?是因為(我們的)經濟必然會慢慢適應這種低油價的局面。事實上,對於我們來說,不管價格是多少,只要對經濟結構本身進行調整就可以。”   巴西、南非、印度等新興經濟體同樣面臨增長放緩、資產價格下降的困難,紛紛尋找各自出路。巴西副總統特梅爾認為,解決這一難題的手段之一,便是深化金磚國家合作機制。“我相信隨著五國經濟交往的不斷深化,金磚國家合作機制在政治層面上將更加穩固。”   縱觀2014年世界經濟,“慢”字決統領全球,一片愁雲慘淡、悶悶不樂。但轉首看東方,中國人對於“慢”卻有著不同的理解。2014年中國經濟從高速增長轉為中高速增長。“新常態”成為2014年中國經濟的代名詞。從5月份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河南考察首次提出我國處於新常態說法,到11月9日APEC工商領導人峰會主旨演講時加以詳細闡述,再到12月11日中央經濟工作會上在新常態前提下,對當前中國經濟增長與轉型狀況作出系統性分析,中國似乎已經適應經濟增速慢下來,並且想好了應對策略。也許,從習近平主席的講話中我們都能聽出那份底氣。   習近平:“有人擔心中國經濟增速會不會進一步回落,能不能爬坡過坎。風險確實有,但沒有那麼可怕,中國經濟的強韌性是防範風險的最有力的支撐。”   那麼,對於乏力的世界經濟又有什麼特效藥呢?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世界經濟問題專家陳鳳英認為,11月舉行的二十國集團(G20)領導人峰會就開了一個好頭,加強全球合作,創造公平競爭環境,都能為世界經濟可持續增長註入能量。“我們看到布裡斯班舉行的G20會議上,20國集團中要求未來五年增長能比現在快2個百分點,這個就是(發展)動力。這些經濟體占世界經濟的85%以上,這樣可能會使世界有一個比較好的發展環境——貿易和投資拉動全球經濟增長,而創新是主要的活力,帶動因素還是新興市場和發達國家要合作,促進世界經濟可持續地增長,創造一個環境是很重要的,也就是公平競爭不要保護。”   縱觀2014年,世界經濟複蘇進程凹凸不平,影響經濟增長的多個因素仍然存在,讓人擔心會為2015年世界經濟延續“慢吞吞”的複蘇節奏埋下伏筆。不過,無論對全球經濟持樂觀還是悲觀態度的人都仍會相信,在各個經濟體的合作努力之下,全球經濟複蘇並不遙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